主页 > 股市资讯 > 靠游戏主营的网易,股价还能坚挺吗?

靠游戏主营的网易,股价还能坚挺吗?

股票大盘 股市资讯 2020年06月11日
  国内市场正在为“网易”而向“港上市”奋斗。 这是摆在国内投资者面前的大餐。 但是网易真的可以吗?
 
  卖树袋熊时,网易开始回到老路。 最近,网易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表,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增长18.3% (除同期核心数据外)达到170.6亿元,其中游戏比例接近80%。
 
  除此之外,严选等电商业务均归纳为创新和其他版本,不会单独披露。
 
  与2015年相比,通过网易老板丁磊考拉、网易严选等电气商务,花费3~5年重建网易这一雄心勃勃的话,可以说是重建的梦想完全打破了。 在这种情况下,网易能回到老路上,实现自己对二次变化的期望吗?
 
  电商的梦想破灭了
 
  现在网易自身的定位已经从游戏和电商双驱动布局回归到主游戏的单引擎旧轨道。 在电商业务中,「网易」整体上已经处于失败的状态。 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网易电气商务比上年同期开始减少,暂时接近200%,但2019年第二季度下降到21.70%。
 
  其中,电商业务的重要线索考拉,去年9月被阿里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完全离开了网易户口。
 
  网易考拉成立于2015年,第二年增加了被告网易的310%,得到了广泛的好评。 当时,丁磊在大会上公开声明考拉和严选等电气商务在今后3~5年内可达到500亿元至1000亿元的规模网易。 这是再现“网易”梦想的原点。
 
  到了2017年,网易电器商品的增长率还只有150%多,但到了2018年,增长率的减少率超过了50%,达到了64.82%。 与此同时,网易的收入也受到一定影响,其增长率开始下降到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因此,网易重建梦想开始破灭。
 
  电商业务的失败不仅包括考拉,还包括网易的严峻选择。 36氪报道说“网易”在2017年和2018年没有达到目标,即达不到70亿和200亿的年度成交总额。 另外,严格的选拔,包括质量投诉、侵犯权利的嫌疑等,多次受到恶评。其实,对网易来说,电商业务不仅发展缓慢,更重要的是毛利率低。 相对于游戏高度毛利率,电商业务低度毛利率对网易的牵引越来越严重。
 
  与阿里电子商务平台的定位不同,网易在产业链的上游发挥作用,通过补助金刺激销售量和上线 9.9元区域,开拓多渠道销售降低库存等成本,但总体上毛利率一直保持不变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网易」的电器商品就是「亏本赚取搭档」。
 
  卖树袋熊意味着放弃电器的梦想,但对网易来说是“战略收缩”。 回归本营业务,成为游戏公司的网易更有潜力。 根据2020年第1季度的财务报告,网易在线游戏收入为135亿,在总收入中约占80%,比上年增加14.1 % [0x4e4c  ]率再次为高达 64.1%。
 
  但是,随着游戏再次成为网易的唯一柱型业务,随着复合工程的全面到达,其结构和增速能否经受考验还不得而知。
 
  2
 
  游戏的困境
 
  尽管游戏收入更高,网易的增长率并不高于老对手腾讯。 事实上,游戏业务的14%增长率与整个网易的18%增长率也存在差异。 除此之外,新游戏的效果没有出现,市场占有率下降等,从各个方面来看“网易”不仅缺乏电器商业的梦想,还有游戏业务的困境。
 
  首先,网易与腾讯相比整体上处于下风。 腾讯 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游戏业务收入为465.51亿元,比上年增长33%,与此同时,网易同期游戏收入为135.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4.1%,在这一点上,网易游戏收入为“腾讯”
 
  更重要的是,腾讯一直走多条腿,游戏的容纳率仅为43%,网易关掉考拉后,实际走成一条腿,其游戏的容纳率接近80%,毛利的容纳率更高[0x4e4d  ] 90 % 因此,以网易游戏为中心的单一业务结构面临着被包围的威胁。其次,网易游戏的国际化和新游戏的发展需要更多的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丁磊」是财报说明电话会议,当投资者担心复学后游戏活跃人数减少时,游戏市场遍布世界,「网易」游戏在海外市场成绩明显,有信心应对市场变动。
 
  具体来说,“网易”游戏在海外市场引人注目的是《荒野行动》,但是《荒野行动》被“腾讯”推出海外,终于意外地燃烧起来。 在这方面,网易游戏的国际化可能无法像丁磊那样提供强大的信心。
 
  从整体上看,网易与腾讯的游戏持续侵蚀市场空间。 2018年,吃鸡挥手游天下,网易、腾讯、西山优先上线 battle,腾讯获得现象水平《绝地求生》。 之后,腾讯利用着作权的优势和自己的社交优势,强烈推动自己吃鸡的游戏《和平精英》,一举挤出进一步的网易,使网易从《荒野行动》发展到日本。
 
  因此,《荒野行动》在日本中爆炸很难说网易游戏国际化的成功。 更具体地说,「网易」作为游戏公司,《荒野行动》的人气只是显示了国际化的趋势。
 
  最后,「网易」游戏的困境也表明其市场占有率在下降。 根据天风证券的研究报告,网易手游2019年第4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6%,与峰点的29%相差甚远,也创下了2015年第2季度以来的最低记录。
 
  另外,根据第1季度的财报,网易尽管推出了很多新游戏,表现良好的还是“旧塑料瓶的新酒”,其新游戏市场的效果不明显。 因此,长远来说,如果新游戏得不到预期成绩,网易吃旧书可能会陷入不可逆的困境。
 
  当前,随着工业互联网势头的增加,腾讯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平台聚合优势,网易可以通过单引擎的驱动反而完全分配。3
 
  变革困难
 
  虽然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超出了当初的预期,网易似乎无法避免陷入变革的困难状况。 在网易中,不仅电器商品重建的梦想落空了,游戏业务困难,其他版本的业务也明显成为瓶颈。 据招股书介绍,“在线教育,即“0x4e20”之路和创新业务,如电商、音乐等。
 
  与此相比,尽管游戏业务存在困境,但是以60%左右的高毛利率成为贡献最大的支柱性板块,与此相比,在线教育的毛利只有约25%,新事业的收益比上个月下降了19.35%,创下了新低的记录。
 
  关于在线教育板块,「网易」形成不增收增益的局面。 网易有效方法自2019年10月25日发布以来,已从网易财报中删除。 但是,根据本次招募书,「网易」第一季度的纯利润为5亿4千万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39.8%,但是与营业收入的增加同期,纯亏损在扩大。
 
  综上所述,网易 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费用为48.9亿元,2019年同期为39.8亿元,上年同期增长22.86%,增长成本主要是由于市场推广、研发投入、员工成本的增加。
 
  在创新的商业板块中,网易云音乐目前已包括在财务报告中,但并未具体公开。 创新业务板自2019年第三季度成立以来,收入增长率显着下降。 据财报报道,2020年第一季度创新业务纯利润30亿元,2019年第四季度纯利润37.2亿元,比上月下降19.35%。 因此,创新业务板块对网易的贡献率也下降。
 
  其中,网易云音乐面临着严重挑战,包括来自老对手腾讯的再压迫。 在着作权作为国王被强化的倾向中,现在腾讯音乐也占有绝对的优势。 利用腾讯平台的优势,集合了自己旗下的QQ音乐和酷狗音乐和酷乐,在吸引不同年龄组和嗜好组的用户的基础上,构筑了差异化的产品矩阵,形成了自己的音乐护城河。
 
  网易云音乐不仅仅是角逐,用户单一也是危险的。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李茵曾说,2019年新加入的用户中有85%达到了95人。总之,世界上没有容易做到的生意。 网易不仅仅是电器商业的梦想落空,在回到单一轨道后游戏业务面临困境,再加上新业务普遍下降的情况,整体上显示出变革困难的迹象。 在这种情况下,去港上市也有增长融资的意图,受中股信赖危机的影响,即难以去美和监督管理加强。
 
  但是,单引擎驱动的网易不仅造就了自己的商业收藏平台,而且远离了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重建梦想落空后,网易的二次变化期望还能实现吗?
标签: